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周杰伦最新视频 >> 正文

【轻舞】缘来是善(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周涛和万福是多年的朋友。他们不是老乡,来自不同的省份,可相处得如兄弟般好。同在一个工厂做事,同租一个房间,共用一个灶台做饭。他们很少发生大的矛盾,即使涉及到金钱利益这样敏感的事情时,也在信任和妥协中得到化解。就是有一点他们都非常忌讳,他们不愿睡在同一张床上。这里是个带家具出租的房间,房客拎包就可以入住,里面有备好的桌子、椅子、煤气灶、还有床铺。那是张很好的桃木双人平板床,上面铺着绵软舒适的席梦思床垫。房东说以前的房客是对年轻的夫妻,在这里住了三年,要不是老婆怀孕,他们是不会走的,他们回家生孩子去了。两个人刚进来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张双人床拆掉,交还给房东,然后买来了两张铁架子床搭起来,两张床之间隔着床头柜。房东对他们的做法十分不理解,周涛向他解释说:

“我们不想看起来像同志。”

“志同道合嘛,有什么不好,我们老干部都是同志。”六十多岁的房东说。

“唉,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就是那种——”说着万福的拇指和食指连成个小洞状,另外手的食指插了进去。

“呵——,呵——,呵呵呵,我懂,我懂,就是那种——”老房东捧腹大笑。

两人面临同样的烦恼:他们都是快三十岁的男人,至今情路上仍是雲雾迷茫,婚姻大事变得遥不可及。这种现象如今很普遍,可单身男士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人们认为单身和懒惰、笨拙、无能是同义词。其实是女人越来越少了,她们如娇气的物种,只在堆积如山的钞票上开花。这是上代人观念导致的局面,那时人们认为,只要有男人就可以传种接代。现在看来彻底错了,男人也许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候绝迹,到时女人在不要男人的情况下同样能繁殖后代。这不算是个好消息,谁还管那么远的事呢?说不定核战早就把人类给毁灭了。这两个男人都成熟稳重,工作勤快,懂得存钱,而且知道不管是漂亮的还是不漂亮的,成熟的还是轻浮的,聪明的还是有点不灵清的女人,没有钱想摆平她们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在恋爱的态度上,两人的作法截然不同。周涛是个情场老手,女朋友谈了一个又一个,就是只见开花,不见结果。他有时会把女朋友带到共租的房间里来过夜,而万福就不得不到旅馆住,当然费用由周涛来付。万福呢,他比较诚实,他不轻易带女朋友逛街,购物,到酒吧喝酒,可如果他看上一个,就会在感情上和金钱上全身投入。正是这样,导致了他两次灾难性的后果——人财两空。

他们的房间收拾得干净伶俐,橱房灶台上没有油渍,衣柜上没有灰尘,窗明几净,床上的被子叠得像豆腐块,平整饱和。这样做不为别的,一切为了迎接随时而到的女朋友。他们不光用绅士风度吸引她们,且更想用这温馨的居室引起她们的注意。真正想和你结婚的女人是不会完全沉迷于你的甜言蜜语,当你在积极进取中时,布置得舒适的房间可以打动他们,让她们浮想联翩,毕竟,温暖而宁静的家园是每个女人心中的梦想。这天的黄昏,万福在打扫房间的卫生。他每隔两天都会把房间清理一下,把桌子和椅子摆得端端正正,锅盆碗勺各归原位,就像在《居家》杂志上看到的屋内摆设。他有时提醒周涛要养成良好的习惯,比如把垃圾分类放到不同的塑料袋里,脏衣服和臭袜子鞋子要每天洗干净。周涛也爱干净,只是在谈情说爱期间有时会忘乎所以,床铺上暂时会弄得凌乱,这时万福就会顺便给他整理一下。周涛会向他表示感谢,偶尔会嘲弄他一下,说他前世是个好女人,的确,像清洁卫生间这样的事好像是万福喜欢做的,他每天都把马桶刷得干干净净,见不得邋遢肮脏。

周涛的电脑上打开的是个美女网站,他的鼠标在不停地点击着那些火辣燎人的性感美女,还惊呼不断:“哇噢,哇噢,要是和她们来个一夜情,我死也甘心。”万福把扫帚扫到他脚下时,他显得不耐烦,又说:

“就不能消停下,你打搅了我的好心情。”

“她们只是花瓶,用来装饰有钱男人的,或者用来挑逗像你这样心烦意乱的人,我们根本养不起她们。”万福说,他用扫帚顶了一下他的脚,他抬了起来,桌子底下就扫干净了。

“谁心烦意乱?你是说我刚和罗娜分手的事,这算什么,她那样的,我反脚一扫一大片。”周涛的眼睛仍在盯着屏幂上的美女。

“我看你谈恋爱就像演戏,像是在背诵电影里的经典台词,又请她们看电影,又和她们跳舞,喝洒,你从来不为她做点实事,对生活有用的事。”万福说。

“你指的是什么?”

“比如送她个玩具熊什么的,或者是一本有意义的书。”

“那是在第二阶段,有些事你不能操之过急,你必须弄清她的真实意图,捞钱的女人多的很。”

“既然你认定了她,你就要把她当成你值得爱的人,体贴她,关心她,为她做你能做到的一切。”

“就像你,奋不顾身地甩钞票,弄得灰头土脸。啊,对不起,伤到你了。”

万福没有再说什么,周涛说出去的话又收不回来,两人有五分钟的时间保持沉默,在说了伤人的话后最好什么也别说,过多的解释更让人觉得你是有意而为之。万福总算停了下来,他坐到床上玩起了手机,每天这个时候总要用微信和家里的一个弟弟聊上几句,他在乡下老家,在念初中。完了,他告诉周涛:

“我打算下个星期天请她过来玩一下。”

“什么?是你刚谈的女朋友?当然,早就该如此了,先试婚再说,这样保险,又作兴这个。要不,那天晚上我去住旅馆,让你玩个痛快!”周涛立即笑了起来,这样鼓励他算作弥补刚才语言的过失。

“谁说要她来这里过夜,我要为她做点好吃的,我们三人一起吃的。”万福连忙解释说。

“弄得跟看家境似的,听我妈妈讲,过去姑娘家看过家境后才一锺定音。”

“现在谁还会去看老家的房子,谁还呆在父母身边,那会让人瞧不起的。”

“嗯,你有没有向她提到我——你的同室朋友。”

“肯定有,我说我有个男闺蜜,他会闻香识女人,我在一定程度上会听取他的建议。”

“是吗?你抬举我了,不过,这次我可以让你不上当。哦,我定要给你参谋参谋。”

那天是个睛朗的星期天上午,很多工厂都在这天休息,周涛和万福也一样。万福一早就从菜市场买来了肉呀,鱼呀等好吃的,他还特意为女朋友买了她喜欢吃的西兰花,菠菜和螃蟹。从与她的聊天中,他知道她很注重自己的体型和容颜,喜欢吃一些瘦身和养容的食品。他把今天看得很隆重,就跟老家的男女青年订婚仪式一样,少不了肉鱼和洒,他要把菜肴办得丰盛些,以表达他对她是多么地重视!周涛在帮他的忙,他谈过十多场恋爱,还从未如此正式地迎接过女友。他总认为与女友的关系还没有到这个程度。他和女孩子只到酒吧里跳舞,喝酒,到露天广场的大理石喷泉旁散步,晚上看电影,在公园幽暗的树底下卿卿我我。他和好几个女孩子上过床,可他发现,等到真的和她们翻云覆雨之后,热情就开始冷却,最后不得不结束这段感情。他钦佩万福的为人,也庆幸自己的精明。万福是个一往情深的种,他把女人看成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他能一见钟情,又感情专一,这也是他遭遇失败的原因,可他屡败屡战,从不气馁,这正是他的可贵之处。相比于万福,周涛比较世俗,他认为爱情是经得起考验的,双方都要不断地试探对方,考验两人意愿和忍受力,至于奉献,那也是一点一点地付出,而每次付出都期待同样的回报。他没有所谓的真情投入,也就没有伤痛和失败。

她是个眉目清秀的姑娘,年纪在二十五六岁,穿着在手机卖场上班的黑色职业短套装,这让她看起来更加端庄秀丽。周涛不知道万福是怎么认识到她的,她的工作场所就在附近。万福喜欢在下班后的傍晚独自一人出去走走,先走过商业街,穿过森林公园,再绕到博物馆,最后在那手机店逗锰下再回来。周涛看不惯穿正装上班的女孩子,要么是她们的学历高得不可攀,要么嫌她们不解风情。他猎色的对象是那种穿着奇艳的服装,单肩斜挎着个小包包,两腿修长,最好是会走秀的女士。他不在乎她的年龄比他大,只要她足够成功,有辆爱车,甚至离过婚也无所谓。他把婚姻当成投资,和成熟成功的女人结婚会有丰厚的回报。

周涛有过那种艳遇,他的女友是个开网吧的老板娘,当时,他是个刚出道的十七八岁的乳臭未干的小子,多谢她把他带到两性缠绵的世界——热吻、耳鬓厮磨,肌肤之亲,有节律的抽送。他不记得妈妈的样子,妈妈在生下他后不久就离开了,她想去找个更好的男人,更好的生活。爸爸常年在外地打工,他由爷爷抚养长大,在他孤独的童年里,有关女人的形象是由女同学,女英语老师,还有坐在门廊下带孙子的老奶奶拼凑而成。他甚至认为女人是个外来物种,没有她们地球照常会转。他的第一任女友——女老板——给了他温情、友爱以及丰满性感的身体。还有样特别的东西——母爱,他曾经幻想着妈妈就是这个样子。她是个命运多舛的女人,才三十多岁就有过三个男人,没有孩子,他们都以病逝告终,而周涛是她身边惟一活了下来的情人。他和她度过了两年的美好时光,那时她的网吧生意兴隆,他可以坐着她的雪佛来车去滨海大道兜风,在欧美风式的咖啡屋喝咖啡,到健身房,蒸桑拿浴,泡温泉,一个月旅游一次。可好景不长,网吧生意随后衰落,终于在一次年轻人聚众斗抠中毁于一旦。随后她抛开他,跟从了另一个有钱的主儿,并铁石心肠地与他断绝了关系。他无法接受现实,她的影子不断地浮现在脑海里,他试着用其他女人代替她,但一切都是徒劳,她的温柔美丽令其他女性相形见拙。现实就是残酷的,他要么去爱上其他女人,要么去找个和她一样的女人。他做的就是后者,可世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他是自寻烦恼。

当他看到万福现在的女朋友郭海燕时,满心欢喜,可她名花有主,他有一刻想过要是万福不存在,或者万福不久后会死,那么他就可以替代他。可那有什么用呢?也许她和他一样听从内心驱使,心中仍然会装着万福。三个人一块坐在餐桌上吃饭时,万福却有点像局外人,他们两个倒聊得十分起劲。周涛就似个小叔子,对郭海燕表现得格外殷勤,与她畅所欲言。他像其他小叔子一样,既想在未来嫂子面前出风头,又得对她保持敬畏。他第一次体会到别人的东西就是最好的,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也能找到这样好的女孩子。因此,他想更多地了解她,以及从她身上知道女人到底想要什么。他很佩服万福,但饱含同情,他不知道她看上万福什么,普通的长相,憨厚的性格,以及一副任人欺负的样子。也许他的存的钱比周涛多,可两次结婚乌龙已经耗掉了他大半积蓄。万福一开始就在厨房忙个不停,先是上了主菜,大鱼大肉的,接着自己做两个拿手好菜,猪蹄炖香菇,红烧鲑鱼,最后上了两个冷盘,木瓜切片和荞头罐头。周涛倒像个赔酒的,他想让她吃得开心快活。

“我们俩在一起好多年了,亲如兄弟,我比万福小两岁。”周涛笑嘻嘻地说。

“这个我知道,不过我怕你们会是同志关系。”她说话过后斜视地蟞了他一眼。

“啊——,不会吧,我们都是血色男人,从没睡在一张床上过。”

“哈哈哈,开玩笑了,即使万福是双性恋我也喜欢。”她愉快地笑着说。

“我可以叫你嫂子吗?你可能并不比我大。”

“可以,如果你认为我能当的话。”

这时,万福出完了菜坐到桌上,他为她倒了点红酒,她本来是不喝酒的,今天是特别高兴。他前几天在她的公寓里,他们寒喧了几句过后,他突然单膝跪地,向她献上一枝玫瑰花,向她求婚。她并不意外,虽然只是交往半年多,但她认为对他的了解足矣。她同意了,随后,他又拿出了一对戒指,并亲自给她截上了一只。

“我想问嫂子一件事,你必须如实回答。万福你不要说话哦。”说着周涛做了个鬼脸。

“是什么事弄得跟审判似的,你说吧。”她抿了一小口红酒,拿起筷子挟菜。

“说说你们初次见面的情况,它是不是很有戏剧性,你们是一见钟情吗?”

“这个……一定要说吗?”她的脸红了起来,她不胜酒力。

“说吧,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肯定有缘份在里面。”万福说着和周涛碰了下杯,两人一饮而尽。

“我是从来不相信缘份的,也不是个宿命论者,他是个好人,并深深地打动了我。”她扬起了头,把披肩秀发的一边甩到了身后,酒杯在她手里转动着,犹如在欣赏一件珍贵的物品,或许它就是万福。她向周涛讲到他们的第一次遇见,那是个炎热的午后,有个老大爷倒在公交车站台上,满头是汗,全身抽搐,过往的路人没有一个人过来帮忙,哪怕是了解一下情况,他们冷漠的表情令人咋舌。她下车后,走过去为他打伞遮阳,她不知道他是什么病,只吓得站在他身边手足无措。又一辆公交车经过时,有个青年下来后来到她身旁,他告诉她他是中暑,并拨打了110。五分钟过去了,警车还没来,他又赶忙叫了辆出租车,把老人抱上了车,送到市中心医院。当时她也跟了过去,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会和他一起去医院,也许是良心,也许是感动。他为他挂了号,老人在急诊室抢救。他们联系了他的家人,他顺利地得救了。她主动向那青年要了电话号码,并开始了联络。那人就是万福。

“你说的这事我毫不怀疑,他就是那样的人,我没有白认识一个兄弟。”周涛自顾自地喝着。

“算了吧,都是些陈年往事,不值一提。”万福为他倒了酒,又为郭海燕挟了些菜放到她面前的盘子里。

“你别打岔,我是在认真和嫂子谈话,如果你不想再看到我光棍的话。”他又干了一杯。

“如果那个和你相遇的人是我,你猜我会怎么做?海燕。”他盯着她看。

“不知道,或许你会做得更好。”她避开了他的目光,起身为周涛倒了酒。

“谢谢,错,我会一走了之,这年代,人人都穿着盔甲,没有防范简直无法生存。”

“是啊,我觉得社会的良心并没有跟上快速增长起来的财富。人们欲望膨胀,欺骗成风。也正是因为这个,我立即被他感动了。在我的内心深处,他就是个真实的人,做事自然而然,没有半点做作。”她说。

“既然你一再说到我大哥好,他人确实很好,但缺乏点心眼。”周涛说。

“你指的是哪方面?”她微笑地说。

“不过我有点喝多了,说的话不要太往心里去。你爱他当然也要接受他的缺点,是吧?”

“当然,你说吧。”她说。

“他被骗过两次婚,差不多损失了四万来块钱。”他说。

周涛向她讲述了万福的第一个女朋友,她答应跟他结婚,才相识几个星期他就借钱给她,而且不是少数。第二个是他堂叔介绍的老家女孩子,领了结婚证,只跟了她一年多就跑了,听说又嫁到外省去了。他给了她很多彩礼钱,一个也没收回来。

“可能这是他惟一的缺点,也是他的弱点,不过我想,你没有向她借过钱。”他断续盯着她看。

“我借了他两万快,但没有跑掉。”她甩了甩头发,秀发又披在双肩上。

“因为你一开始就爱他。”

“不全是这样,我曾经在二十岁时,也拿过别的男人的钱跑掉了。”

宜宾癫痫病研究所
癫痫病有好的治疗方法吗
周口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碧血丹心网 | 工业设计手绘图 | 最详细的卫星地图 | 上海王的片尾曲 | 韶山红网百姓呼声 | 远征游戏下载 | 邢台到洛阳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