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吉林省社保查询 >> 正文

【江山小说】我们说好的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毕业后,他背上背囊踏上了前往浙江的火车,准备在那片向往已久的土地上好好地打拼一番。看看坐在身边的正在向车窗外张望的郁冰,他无声地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呢?”

她突然的发问把他吓了一跳。“没什么。”顿了顿,“为什么要跟我去浙江?”

“不是跟你说过了嘛,”她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像在赶走讨厌的苍蝇,“失恋了,换个地方没那么伤心呗。”

她的样子,看不出失恋的痕迹。

“杨亚奇,你要是敢抛弃我,我死给你看。”她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眼睛,坚定的眼神让他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她的视线重新望向窗外。

看着她的侧脸,他再一次深切地感受到郁冰的成长。婴儿肥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尖尖的瓜子脸;为了追求美感刻意保持的骨感身材;层次分明的短发带着时尚的俏丽;指甲上透明的指甲油;手腕上套着几个颜色不同的手镯……小时候那个爱哭爱闹的小女孩似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骄傲美丽小女人,唯一不变的是她喜欢黏着他的习惯。他去跟兄弟们喝酒,她也在一旁豪爽地陪着喝,喝醉了就让他背着回去;他去做兼职,她便假装成顾客刁难他;生病了,她会帮他打饭和上课;甚至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她也会在夹在中间假装无辜地当起电灯泡……有时候,他在想,如果他们不是邻居,如果他们不是进了同一间幼儿园,如果他们的父母不相识,那么,他们还会像现在这样成为彼此的“红颜知己”和“蓝颜知己”吗?

把郁冰摇摇晃晃的几乎要撞到窗户玻璃上的脑袋托入掌中,再小心翼翼地搁到肩膀上。稍微坐低了些,尽量让她睡得舒服些。

窗外,夕阳的余晖染红天空,大片大片的农田一闪而过。对面座的小孩躺在父亲的腿上,睡得香甜。肩膀发酸,仍旧一动不动,生怕一个不下心惊醒了睡得安稳的郁冰。想起她睡前说的话。“杨亚奇,你要是敢抛弃我,我死给你看。”他知道,郁冰说得出便做得到。大一的时候,他交了个女朋友,与她少了联系和来往。一个大雨磅礴的夜晚,她坐在学校的人工河边,任由大雨浇透身体。他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他抱着她发烫的身子,听见她说:“杨亚奇,你说过一辈子都会在我身边。你这个大骗子。”他抱着她冲进校医室的时候,双眼发红。坐在病床边,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小冰,我会一辈子陪在你身边的,我保证。”躺在病床上的她绽放出苍白的笑颜。

郁冰醒来的时候,正是满车鼾声之时。她伸了个懒腰,望着窗外的月亮,“我以为到了呢。”

“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他从包里掏出面包和水,习惯性地拆开了包装再递给她。

“你睡吧。”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这里虽然硬了点,还是管用的。”

他老实不客气地靠了过去,闻着她身上的淡淡的绿茶的味道,很快便沉沉地睡着了。郁冰边嚼着面包边把MP3的耳塞塞进耳朵里。

(二)

在朋友家中住下来后,他开始积极地奔波于各个人才市场找工作。一个月后,他成为了一名电台DJ,主持早上七点到八点的听众少得可怜的音乐节目。郁冰则显得轻松多了。她帮几家固定的杂志社写稿,一个月有5000元的收入,是他工资的两倍。两人的房租、伙食费和手机费几乎由她承担了。他要求与她分摊,她说:“等你有那个能力了再和我摊吧。”她的话,诚实且直接。

在浙江的日子简单而充实地过着。他的认真和敬业为他带来了一个个晋升的机会。渐渐地,他从一个默默无名的早间节目主持人变为了晚间黄金时段的金牌主持人,得到了很多听众的认可。他和郁冰搬出了朋友家,在靠近电台的地段租了间套房。即使身处繁华的街区,郁冰依旧没有外出的欲望。她像个囚犯,把自己锁在家中。

“小冰,你应该多出去走走。来这里四年了,也没见你交过什么朋友。”

她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朋友。一天二十四小时,你有十六个小时不在家。除去睡觉的六个多小时,你一天只有一个多小时是见到我的。你凭什么判定我没有出去过呢?”

他顿时语塞。几年来的重心一直在工作上,他只知道每次回到家的时候都能见到她,便以为她一直待在家中。这几年她在做什么,去过哪里,交过什么朋友,他完全不清楚。打量着她那张日渐成熟的脸,他突然觉得陌生。

手机铃声响起,郁冰按下通话键“嗯嗯啊啊”地应了几句便挂断了。她抓起沙发上的手袋,“我出去见个朋友,今晚应该不回来了。”

高跟鞋、长卷发、红色的外套、长长的耳环。看着郁冰消失在电梯口的背影,他想不起来,她的头发是什么时候留长的。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由骄傲美丽的小女人蜕变为了优雅成熟的大女人。

变化像盐溶于水般,无声无息,只有品尝的时候才发现其中的改变。他脱下外套,第一次坐在沙发上发起呆来。

他坐在高级西餐厅里,与某知名网络作家谈上节目的时间安排和一些注意事项。笔名为“遥”的女作家,并不像她的文风那般冷冽,举手投足甚是自然,侃侃而谈的她不像浙江的本地姑娘,倒像是风风火火的东北姑娘。

“亚奇,明天晚上有个晚会,参与的大多是作家、编辑、出版商之类的人,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他在犹豫。明天是郁冰的生日,来浙江后,他还没有正式地陪她过个像样的生日。刚开始是因为没钱买大大的生日蛋糕,只能给她买一块小小的造型和味道都不怎么好的蛋糕,后来是因为太忙,忙得连她的生日都忘了。等他想正正式式地给她过个生日的时候,她却没了那兴致和时间。模糊记起她今早讲电话时说道和朋友去丽江旅行,提着小行李袋便出去了,大概是赶不回来了。他点点头,答应了遥的邀请。

找了个不太高明借口从晚会上逃了出来。坐进出租车里,打开车窗,任由夜晚微凉的风灌进来。松了松领带,他大大地舒了一口气。本应是有意思的晚会,却因他的心不在焉变得冗长难耐。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给郁冰。犹豫了好几秒,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时候,她要么在写稿,要么已经睡了。还是不要打扰为好。

推开门想要开灯的时候听到屋里传来的声音。“不要开灯。”他的心不安地跳动着。他朝微微有些亮光的客厅走去。

郁冰坐在地板上,直勾勾地看着他。桌上,放着一个大大的双层蛋糕,上面插着蜡烛。她的脸躲在摇曳的烛光后,让他看不清她的表情。

“现在是凌晨一点零三分,你又忘了我的生日。”郁冰的声音平平淡淡的,不掺杂任何感情,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他愣在原地。她不是去了丽江吗,怎么会在家里?

“杨亚奇,你要在那里站到什么时候,我已经换了三批蜡烛了。你再不过来帮我吹灭它们,就得换第四次了。”

他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她凑到他身上,像只猎犬般把他的西装里外嗅了个遍。她直起身子,一把推开他。

“滚。”她指着大门的方向,一脸漠然地对他说道。

“小冰。”她的突然变脸让他措手不及。

“滚回那个女人的身边去。”她的表情,一脸的嫌恶。“我不要一个身上带着别的女人香水味的男人污染我的生日。”

“小冰,你误会了。”看到她掉下的眼泪,他慌了手脚。

郁冰在他怀中拼命地挣扎,他收紧双臂,任由她的指甲在他的手背上留下一道道红印。渐渐地,怀中的人儿不再抵抗,像只泄了气的皮球,无力地靠在他胸膛上。泪水沾湿了他的衬衣。

“杨亚奇,你这个大骗子。”她哭得嘶哑的声音,在寂静窒息的空气中响起。

“我会陪在你身边一辈子的,我们说好的。”

“杨亚奇,我说过的,你要是敢抛弃我,我死给你看。”

“我记得。”

她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给我过生日吧。”她十指交叉握在胸前,闭上眼睛,许下愿望。吹熄蜡烛。她直接拿起勺子就吃起蛋糕来。他看着她的侧脸,妆被哭花了,反而平添了几分孩子气。伸出手替她抹掉嘴角的奶油,他笑了。这个倔强的孩子,一遍一遍地强调他许下的诺言。放下勺子,她说:“我困了。”身体倒向他的双臂中,不一会儿,她便睡着了。

他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在她的额上印下一吻。“小冰,生日快乐。”许下的诺言,他不仅记得,还会用行动证明。

(三)

换上新挂历,又过了一年。郁冰拿着笔在挂历上认真地算着日子。

“亚奇我们回家过年好吗?”

“好。”两年没有回过家了,郁冰肯定是想家了。“昨天我妈打电话来说叔叔阿姨今年会回去。”叔叔阿姨指的是郁冰的爸爸妈妈。

“哦。”郁冰点点头。“好像很久没有和他们一起过年了。”

“我们都忙过头了。”他的爸爸妈妈和郁冰的爸爸妈妈,包括他自己,都有工作狂的倾向。工作起来便什么都忘了。小时候是忘了照顾好他们的孩子,长大后是忘了回家。他的奶奶和郁冰的爷爷去世后,他们相邻的家彻底成了像旅馆一般的存在。偶尔回去看一看,满屋的灰尘,没有打扫的冲动,直接带着行李便住进了酒店。停留几天,又开始了漂泊的行程。

在挂历上做下一个显眼的记号,郁冰的嘴角露出满足和期望的笑容。

本来跟郁冰说好下班后一起去给爸爸妈妈买些礼物,他却突然被告知要开会,只好让郁冰在他的办公室里等着。漫长的一个小时过后,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郁冰不在那儿。在公司的餐厅里,他看见正在买单的郁冰,顿时松了一口气。

“郁小姐,你是杨先生的女朋友吗?”负责收银的小马是个爱八卦的男人。

郁冰笑了笑,接过饮料,没有回答。

正向她走近的他正好听见两人的对话,郁冰没有否认的反应让他心中窃喜。

“走吧。”自然地接过郁冰的手袋,他领着她走出餐厅。

“我们去哪里买呢?”站在公司门口,郁冰左右张望。

他沉默地站在一边,等着她的决定。对于买礼物这件事情,还是全权交给郁冰处理为好,他不太擅长这种需要花心思的活儿。

跟着郁冰挤上公车,坐惯了出租车的他有些不适应这拥挤的空间。走走停停,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目的地。他迫不及待地走下车,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亚奇,就是那间店。”郁冰拉着他的手,脚步轻快地向一间黑白装饰的店走去。

他站在门口的收银台侧,视线跟随像只小鸟般在店内穿来穿去的郁冰,嘴角扬起温柔的弧度。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她,在一间买布偶的玩具店内高兴地又叫又喊的。

“亚奇。”

听到身后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转过身。

“亚奇,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认错人了。”遥满脸兴奋地走近他。“你在这里买东西吗?”

“嗯。”他转过头,寻找郁冰的身影。看到她抱着一堆大大小小的物品走过来,他赶紧走上前去帮忙。

“亚奇,你朋友啊?”郁冰歪过脑袋,看见被他有意用身体遮挡的遥。

“是。”他有些僵硬地侧开身子。

“你好,我是亚奇的女朋友,我叫郁冰。”她伸出右手,一脸灿烂的笑容。

听到郁冰的话,遥愣了一会。愣住的何止遥一人,还有郁冰身后的他,也是一副吃惊的模样。她这么做,用意是什么?她的话像一颗石子,投入了他平静的心湖,泛起圈圈涟漪。

遥和郁冰聊了几句后便离开了。郁冰转过身子,看见还处于吃惊状态的他。她举起右手在他眼前左右摆了摆,没有反应。她只好摇了摇他的手臂,终于唤回了他神游到不知何处的灵魂。“愣什么呢?买单啊。”她指了指柜台上已经包装好的礼物。

他机械地掏出钱包买单,机械地接过装着礼物的袋子,机械地跟着郁冰走出店门。

她把他带到一个广场上。站在广场的一个雕塑下,她对他说:“圣诞节的时候你在这里跟我说过什么?”

他回想着。圣诞节。她喝醉了,打电话叫他来这里接她回家。他找到他的时候,她坐在这个雕塑的基座上,浑身的酒味。他想背起她,她却不肯。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踮起脚尖,额头碰到他的鼻子上。

“杨亚奇,你喜欢我吗?”

“喜欢。”

“你爱我吗?”

“爱。”

“完整地说一遍,说你爱我。”

他扶好她的身子,让她能够看见他的眼睛。“我爱你。”

咧开嘴角,她笑了。趴到他的背上,“我们回家吧。”

湿润的带着酒气的嘴唇靠近他的耳边。

“杨亚奇爱郁冰,对吗?”

“对。杨亚奇爱郁冰。”

“你不会骗我吧?”

“不会。我说的是真心话。”的确是真心话,一句埋在他心中很久的迟迟不敢说给她听的话。

感到左边肩膀的重量,平顺的呼吸声传入耳中。他背着已进入梦乡的她,悄悄地问了句:“你喜欢我吗?小冰。”可惜,他得不到答案。

“想起来了吗?”她不知何时站在他面前。两人间的距离不超过十厘米。“想不起来吗?那这样呢?”她踮起脚尖,额头碰上他的鼻子。“想起来了吧?”

“嗯。”他的呼吸有点局促。

“把你那天说的话再说一次。”

“我喜欢你。”

“我要听下面那一句。”

呼吸更加不平稳。“我爱你。”声音小得跟自言自语似的。

“谁爱谁?”

“杨亚奇爱郁冰。”

“真的?”

“真的。”

她调皮地笑了。快速在他的唇上轻轻地印下一吻,她揽着他的腰,在他耳边轻轻地问道:“那天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想不想知道我的答案?”

他没有说话,只是放在她身上的双手有些颤抖。

“我啊,我不止喜欢你,还爱上了一个叫杨亚奇的男人。”

天坛癫痫医院技术
陕西专科癫痫医院如何寻找
天津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

友情链接:

碧血丹心网 | 工业设计手绘图 | 最详细的卫星地图 | 上海王的片尾曲 | 韶山红网百姓呼声 | 远征游戏下载 | 邢台到洛阳的火车